各地动态

将生态原产地进行到底

发表于 2018/05/31 | 类别 : 各地动态

近日,全国生态环保大会上的讲话精神,对于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做出了根本性、长远性、纲领性的战略部署,对于指导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深化我国绿色经济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性意义,对于我国的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具有重大的历史转折时期的指导意义。生态与原产地是生态原产地保护事业的双翼,推动中国原产地产品迈向中高端,推动中国生态产品的原产地发展内涵,是不可或缺的双轮驱动、两翼齐飞的前进方向。

一、时代背景

国际协定对原产地名称开展保护,首见于1958年的《保护原产地名称及其注册里斯本协定》中,随后1983年签订的《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在第1节第2款中规定“来源标记”和“原产地名称”均是工业产权的一种,应予以保护。作为单个国家,法国在1919年率先通过《原产地名称保护法》,授权“国家原产地名称局(INAO)”监管原产地产品认定。而欧洲原产地命名保护(AOP)标示,则是欧盟通过立法形式保护欧盟农产品品质和信誉的制度。1992年7月14日欧盟发布《关于保护农产品和食品的地理标志和原产地名称的第2081/92号规定》,明确了原产地和地理标志在国际上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并行的两个概念。

放眼世界,自20世纪70年代末欧洲开始,随全球产业生态学、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工业园的出现,1978年世界第一个生态标志产品“蓝色天使”在德国诞生。紧接着1989年北欧四国的白天鹅制度、美国的绿色签章制度,以及日本、印度、韩国建立的生态标志制度,1992年欧盟施行的欧洲之花生态标签制度。可以说,自联合国1972年发布《人类环境宣言》后,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政治共识和主导旋律就是绿色经济。以生态友好产品倡导生态、健康和安全的生产方式、消费模式、生活方式,通过消费者购买行为推动产业担负起保护人类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责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而这,也必将是我国在实现大国崛起过程中的必由之路。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拓展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五位一体”。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战略部署。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历史的大背景下,原国家质检总局决定推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制度。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起源于原产地名称,并借鉴国际生态标签制度,同时继承了生态标签和地理标志的基因。从属性上看,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标志具有专有性、时间性、地域性的特点,是典型的标识性知识产权。这个制度建立在践行我国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国策之上,建立在世界贸易体组织(WTO)《原产地规则协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框架之上,建立在推动我国绿色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由产品大国、贸易大国走向质量强国、品牌强国、迈向全球产业链中高端的决策之上,建立在在国际市场上注入更多的中国元素、讲好精彩的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的精神文化,让高品质的中国生态原产地产品走红世界、畅销全球的历史责任和崇高使命之上,建立在顺应全球一体化潮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沿着“一带一路”倡议所规划的路线图奋勇前进的初心之上。

二、战略抉择

我国2001年实施《原产地标记管理规定》,2012年颁布《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等行政规章和文件。生态原产地产品,是指在生命周期中符合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并具有原产地特征与特性的良好生态型产品。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一经推行,迅速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和热烈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PEOP)”,作为中国政府行政保护的优质优价的正宗原产地产品,赢得了社会和市场的积极响应,特别是向中国输出产品的国家,也开始向我国申请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以传播其生态、原产地的品质及内涵,彰显其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呵护地球生态环境资源方面的公益形象,赢得消费者的追捧。这种时代效应的本质,就是绿色发展、信用发展。

环顾全球,国际战略格局在深度调整,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面对社会失范、政治失序的全球背景,国际社会正在迎接重塑游戏规则、重构世界秩序的重大历史抉择。在这紧要的历史当口,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为全球生态和谐贡献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就是我国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国际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能缺失生态,绿色发展是中国也是世界的共同追求。中国政府正在承担起更大的历史责任,为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做出庄严的承诺。当前,中美之间的贸易斗争,本质上也是原产地规则之间的较量。纵观全球技术性贸易措施,不论是TBT措施(WTO/TBT协议是《世界贸易组织贸易技术壁垒协议》),还是SPS措施(WTO/SPS协议是《实施动植物卫生检疫措施的协议》),都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所要针对性应对、跨越、引领的问题。中国的原产地产品迈向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中高端,必然要跨越生态、环境、资源、安全、健康的门槛,这本身就是捍卫我国生态国门的重大使命。

审视国内,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恰恰与生态文明建设迈向制度化、标准化阶段相对接。不论是第一产业的农林牧渔及其加工产品,还是第二产业的轻工、纺织、电子、机械等工业门类产品,以及第三产业的服务,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必不可少。而地方政府必须要以生态立市(县)为基本前提,必须要创建生态示范区,必须要生产生态产品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无疑成为一个巨大的亮点,特别是直接成为一个非常具体的、活生生的抓手。地方人民政府纷纷出台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奖励措施,让绿色发展、信用发展、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企业获得政府的政策扶持。可以说,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制度,已经成为一项推动我国绿色发展的战略行动。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保护751项生态原产地产品,涉及到一二三产业,总产值达6758亿元人民币,保护前后产值平均增幅达35%,指导地方政府建成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示范区52个。截至2017年先后有北京、广西、海南、北京、四川、河南、河北等7个省级地方政府,50多个地市、县政府先后发布了支持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和奖励措施文件,纳入政府工作报告和年度工作考核体系。目前生态原产地产品已覆盖全国52个贫困县,带动贫困县农村就业人口约87万人,实现脱贫约24万人。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在推动我国生态发展、促进区域经济、转型绿色出口、促进精准扶贫等方面成效显著,赢得了民心,赢得了市场。由此可见,提升我国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制度建设,设置专门机构对我国的原产地产品实施保护,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三、历史使命

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法律是准绳,任何时候都必须遵循;道德是基石,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法安天下,德润人心。国家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建立在法律法规的基础框架之上,坚持法律与道德的双重标准,坚持在原产地前提下的生态生态升华。生态,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的生命线。先做生态人,后做生态原产地产品,这是必由之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不是简单地就产品质量来单线做出评判,而是把产品放置在生态文明理念的天平上,要求与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要求申请人应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践行企业公民精神,在遵纪守法的基础之上,彰显道德的人性光辉。及时把生态道德的要求上升为法律规章,用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法律制度来推进我国的绿色发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必将迎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光辉实践的美好明天。

在国民经济建设的一线阵地上,我们痛彻地目睹、遭遇那些道德缺失、诚信缺失的生产者、经营者甚至管理者,痛彻地看到那些毫无品牌追求、毫无中国形象的丑恶行径,那些与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格格不入的思想、道德、行径,注定会被历史的滚滚洪流所淹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的是以道德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的健康、良性、可持续的发展,需要的是捍卫中国原产地形象、声誉、美誉的有良心的生产者、经营者,需要的是把信用放在重要位置,把祖国的荣誉放在重要位置的脊梁,需要的是把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落地措施、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光辉实践的时代弄潮儿。我们的脚步已经迈入崭新的历史新时代。

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全面推动绿色发展是构建高质量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然要求,是解决污染问题的根本之策。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植根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沃土之中,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从定性、定量上高起点、高标准推动我国的绿色生产发展方式,在绿色发展的法治轨道上,在绿色发展的生态道德理念上,点燃并跨越全球可持续发展中的绿色经济活力,深化推动我国的绿色消费模式、绿色生活方式。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是中国的故事、中国的理念,源于中国而又属于世界。生态原产地是世界可持续发展伟大征程中的潮头浪,是道德重建的重要引擎、美丽中国的动力之源,其排山倒海般高扬的旋律,是用生态的心声和原产地的诚信唱响人类绿色发展共同和弦的宏大乐章。将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进行到底,这就是我们的时代誓言!(央广网–中新网)

二维码
扫描关注PEOP官方微信

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京万诚信用评价有限公司